第3节

美学公式 空菊 2734 字 2022-08-16

敢情幸灾乐祸就是这么让人心情愉悦的一件事?

第3章 互相伤害

最后霍执潇和丁以楠没有去美食街吃宵夜,而是半路拐进了路旁的一家清吧。

丁以楠知道霍执潇大半夜叫他出门就是想喝酒,只是以两人的同事关系,还没有熟到可以去酒吧喝酒谈心的地步,所以才选择了去吃宵夜。

然而现在情况有了变化,因为丁以楠迫切地需要酒精麻痹。

霍执潇显然是去哪里都无所谓,有丁以楠在身边,就算是碰上同行,也不会惹来风言风语。因此他见丁以楠招呼也不打地直接朝酒吧走去,只是略微诧异了一下,接着便跟上了丁以楠的步伐。

夜里十一二点正是酒吧生意最好的时候,卡座里坐满了人,两人只能在吧台边找到座位。

“要喝什么?”霍执潇主动问道。

“都可以。”丁以楠道。

霍执潇点了两杯鸡尾酒,转头便看见丁以楠从身上掏了一盒烟出来。他顺手抽走一根,好道:“你还抽烟?”

二十五岁的男人会抽烟很正常,只不过平日里的丁以楠总给人一种社会精英的印象,跟现在抽着烟的颓废青年大相径庭。

“不可以?”丁以楠反问了一句,把打火机推给霍执潇。

其实丁以楠很少用反问的语气跟霍执潇说话。就像今早霍执潇问他为什么选那条领带,他不会反问那条领带有什么不好,而是自觉地给出另一个选项。

但今晚不一样。刚才在赵阳团队的包厢里,丁以楠本就喝了不少酒,加上又遇上了男朋友劈腿的糟心事,他现在实在是没心情再伺候霍执潇。

“没。”霍执潇点上烟,把打火机还给丁以楠,“就是突然发现你——”

话说到一半,霍执潇停了下来。他跟丁以楠说话从不会欲言又止,他没有把话说完,只可能是他还没有在脑海组织好语言。

“突然发现工具人也有血有肉?”丁以楠自嘲地帮霍执潇把话说完,接着往后靠在高脚凳的椅背上,侧着脸吐出了一口烟雾。

吧台的灯光比卡座那边稍微明亮一些,打在丁以楠的脸上就像一层柔光滤镜,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种朦胧的忧郁。

霍执潇打量了丁以楠一阵,突然道:“丁助理,你原来长这样。”

丁以楠抬起眼眸,看向霍执潇。

是时调酒师推过来两杯鸡尾酒,丁以楠拿起酒杯一饮而尽,接着又把杯子推还给调酒师道:“再来一杯。”

“悠着点。”霍执潇啜饮了一口,“就这么伤心?”

丁以楠没有回答,垂着眼眸看着台面,直到手的香烟积攒了不少烟灰,他才抬起手腕朝烟灰缸抖了一下。

霍执潇点的鸡尾酒度数很高,一饮而尽的后遗症很便显现了出来。

丁以楠感到有些闷,他拿起香烟抽了最后一口,在烟灰缸摁灭,接着扯开领带,解开了衬衣最上方的两颗纽扣。

如果说刚才还能从丁以楠身上看到他平日里的影子,那么现在衣衫不整的他可以说完全和平时判若两人。

若隐若现的锁骨就像意外开放的禁地一样,勾着霍执潇的眼神总忍不住往上瞟。他不得不找了个话题来转移注意力:“你男朋友是做什么的?”

“平面模特。”丁以楠不抵触倾诉,只是酒精上头之后他才可以无所顾忌,“他说要出差,没想到跟我是一个城市。”

霍执潇轻笑了一声,道:“那你们还真是有缘。”

丁以楠面无表情地瞥了霍执潇一眼,他也是今天才发现,原来霍执潇私底下竟然可以这么嘴欠。

“他说是工作,”霍执潇道,“你会原谅他吗?”

“不,我只会让他从我的房子里滚蛋。”丁以楠顿了顿,“严格意义上来说,他现在已经是我的前男友了。”

丁以楠说这话时的表情很认真,眉眼还带着一股狠劲。在霍执潇的印象当,他从没见过丁以楠的脸上有过表情,所以又忍不住盯了一阵。

“工作和私生活就应该分开。”丁以楠又道,“这是原则问题。”

霍执潇闻言笑了笑,道:“你分得够开。”

简直到界限分明的地步。如果不是今天刚好碰上了这出劈腿戏码,霍执潇完全想象不到丁以楠的女朋友竟然会是个男人。

“我没有骗你的意思。”丁以楠道,“是你先入为主,以为我交的是女朋友。”

“你可以纠正。”霍执潇悠悠道。

“没必要。”丁以楠说到这里,调酒师正好递过来了新调好的酒,他拿起酒杯,眼神停留在杯的水果上,漫不经心地说道,“我又不想睡你。”

丁以楠说这话没别的意思,但在霍执潇的耳朵里听起来却颇为微妙,因为丁以楠见过无数次他只穿内裤的模样。

往好的方向想,丁以楠不是单身,当然不会想睡他。

但往不好的方向想,哪怕是有老婆孩子的男人,在看到性感的异性时,也可能会有一瞬间的性冲动。因此丁以楠话里的意思也可以理解为,他对霍执潇完全没有冲动。

这在霍执潇的认知当是个新鲜事,倒不是他盲目自信,他的确有傲人的资本。

伊春书院笔趣阁五色土 笔趣阁三四小说网笔趣阁 遂昌小说网笔趣阁